梦中的深渊

哈利波特第五部的粉红老女人真的太讨厌了吧!想把她揪出来打一顿,她连喜塔腊氏都比不上!!!!!!

瞎掰扯

我是个杂食党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我们老吴和老闷一同框啊,我眼里就没有别的cp了,就觉得,他们俩就应该在一起就应该无底线互宠,大概是因为他们都为对方付出了太多吧,(虽然为老吴付出了很多的人还有很多很多?老吴想要付出的人也挺多?至于老闷,他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张家廉价劳动力这样?)他们真的太有cp感了呜呜呜呜,我还能再嗑一万年!瓶邪永远是心头白月光。
(真的,原创老吴bg我也构想过,沙海时期还好,但只要有老闷的情节我就完全没有办法插入女主戏份了,雨村部分更是完全无法插入,大概是我笔力不够吧?老闷也是,他没遇见吴邪前我觉得吃个什么黑瓶黑啊,也挺好吃,但是咱们老吴一出场,我就觉得‘对不住了黑瞎子师傅,你抢不过小天真的。他就一启瓶器你知道吧。’黑瓶黑的萌点大概就是我们一起在黑暗中并肩前行,而瓶邪是你的黑暗与我的黑暗都由我亲手打破。哇,其实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我是个无脑邪吹吧,吹吴老板使我快落!(•̀⌄•́))
我立个flag,做完手头的工作就割腿肉过年啦!
我想pick一下秦老师的邪,太辣了呜呜呜,想把他☀到喵喵叫呜呜呜,怎么会有这么棒的人,要是他能演重启就好了😥😥😥😥
看了沙海,表示老吴就是在带崽子啊,各种卖萌各种宠,威胁的话也轻飘飘的像在开玩笑🙈🙈,反观黑爷那才是绑架,又是枪又是拿鸭梨当诱饵的。要是鸭梨真的得了斯德哥尔摩,我建议老吴反省自己。(黑爷超级帅,花爷也是出乎意料的不让人出戏,比较他和二爷长得一模一样。。。。)
终于看了沙海季播剧,比想象好哎!觉得吴邪瓶仔黑爷等几个最担心的角色都选得没毛病,很好。张副官更是无比貌美,只是再也听不到他说“八爷,请吧。”了.·´¯`(>▂<)´¯`·.,好像再看一次他和齐八爷贫嘴的样子啊。最后再吹一波秦老师,我想要的沙海邪,就是这个感觉,能让他来演我邪真是太好了。

梦境

【双夏尔,西雅尔是哥哥,夏尔是弟弟。】
【昨天看了142之后的半夜激情码字_(:з」∠)_
所以真的非常混乱,见谅】
【终于要自割腿肉了。】
“这样的感情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萌芽滋长的呢?”某日在那温暖的床上,西雅尔突然想到。
他偏了偏头,看见了旁边还在沉睡中的那个人,墨绿的柔软发丝,完美的五官,少年修长瘦弱的身躯……
“啊啊,我的弟弟。”西雅尔伸手扶上那微微皱着的眉头“我亲爱的弟弟。”
我究竟是如何爱上你的呢?
西雅尔把手撑在夏尔两侧,俯身轻轻的吻上了少年的额头,再抬起身子时,他对上了少年清澈的眼,那眼底倒影着的,是愧疚吗,是害怕吗,是依赖吗,是,爱意吗?
“抱歉,回来的那天,吓坏你了”西雅尔挑起夏尔的一缕头发,他明显感觉后者瑟缩了一下。
为什么要害怕我呢?我如此的爱你。
西雅尔吻住了夏尔,不光是礼节性的嘴唇相贴,还有越距的侵犯,他们拥抱在一起,就像从前一样,他们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心脏的跳动。
但是一切终究已经不同了,他们都已经被污染了,虽然夏尔还保存着他那至高无上的灵魂,但西雅尔却已经完全迷失了,在他每一次看着夏尔的时候,看着他以自己的身份接下了家族这个担子,看着他成长,他蜕变,他崩溃的时候,就已经渐渐的让不伦的种子在已经他那颗被污染的心中发芽。
‘而且,你也一定会爱上我的——以情人的姿态’西雅尔近乎傲慢的想到,
因为我已经回来了,带着这份不伦的感情回来了。反正都是要下地狱的,那不如就一起吧,反正都已经被污染了,不如再堕落些吧。带着同样的容颜,同样的罪,一起走到终极吧。
不过,弟弟,这回我会保护你的,而且我发誓——“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。”西雅尔说着,他看见夏尔笑了,美得让他晃神。
“嗯。”夏尔低下了头,他直到现在都还是恍惚的,他甚至怀疑这只是个梦境。
那么神啊,不如让这梦境再延长些吧,让时间暂停在此刻吧,让这两个人沉溺与其中,暂时忘掉残酷的命运吧。他们此刻拥抱在一起,好像一起飞过了恶魔的领地,飞过了死亡的泥沼,飞过罪恶的深渊,降落在永恒的彼岸,眼中只有彼此,在胸中点燃爱意的火种……
也许吧。
end
【嘿大概就是我对后续的一个猜测这样,因为哥哥一回来就让老恶魔滚蛋,还带着战斗力极高的葬葬,所以他可能真的可以暂时赶走老恶魔保护啵酱(前提是他还是回忆中那个哥哥,而没有坏掉的话),但最后一起还是会回到原样,他是已死之人,他终将再次沉睡,而啵酱已经将灵魂出卖给恶魔,他也终有一天会被吃掉。残酷的命运,他们是无法逃离的。】


No.1
空无一人的街道上,所有的店面依旧向世人敞开着,海报上的明星依旧只是笑,就算看不到太阳也有光普照大地。


我独自一人漫步着,没有风,没有昼夜更替,没有四季变换。这是这个人类世界的终极。


我永远记得那天,那个年代,人类文明的最巅峰,所有曾经的梦都是那时的现实。空间、时间都已不再是人类前进的阻碍,人类的力量甚至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的神,至少那些人们是这样认为的。他们自以为已经主宰了自然、宇宙,这世间的一切。


每一个事物到达一定的程度便会自然归零,这是命,即使在科技越来越发达的时代,也难逃此劫。人们的也隐隐约约明白,也有组织在暗暗为“归零”的这天做准备。也会暗自安慰自己:我们经历那么多年风雨的洗涤和侵蚀都挺了过来,这次也没问题的。也有不屑一顾者,他的信心因人类日益强大的技术而膨胀,双眼被繁华的外衣蒙蔽。却不知道他的内心可能只是一个渺小而不堪一击的可怜虫。


无论是有准备的,还是没准备的,人终究抵不过命。一切来得太突然了。连最精密的仪器都没有反应过来,世界就被一片白光吞噬了,我原本沉浸在黑夜的世界安然入睡,等我醒来,一切就都变了。



我走出家门,在空荡荡的大街上游荡,我没有花费了很长时间就接受已经到了末日这一现实,我的适应能力比我想象中强。



我的处境可以说很好,我不愁吃穿住,甚至比以前过得更好,我可以在街边的店铺里住下,补充能量,免费的。一切都不会腐烂,因为时间已经停滞了。我的处境也可以说很糟,当我毫无阻拦的四处游走,当我试图寻找人烟而后无果,我就知道了,我或许是最后一个人类了。



我现在游荡到哪里了呢?游荡了多久呢?一个月?还是五个月?



我不过是时间轮回的漏网之鱼罢了,为什么偏偏是我?只剩我一个啊……又或许让我死了一了百了?是了,一了百了……我选好了锋利的刀具(街边店面里的),又慢慢的沿着街道向前,好好地看着现有的一切,将他铭刻在心上。



像魔怔了一般,我走进了一座教堂,教堂的墙壁上有一些才回的壁画,上面述说着上帝,天使和他的信徒们的故事。似乎有信仰的光芒映照在我脸上,无端的我心底升腾起一片希望的火,或许会有人的,他会来救我的。我还是没有面对死亡的勇气。我还有那么一点希望,。



突然透过教堂里的窗户我看见远处是蔚蓝的海洋,那里,那里不是一片死寂!我眯了一眯眼睛,就在教堂后面!




飞奔到教堂后方,我看见泛着微波的海平面上停泊着一只木色的船,船上似乎还有人挥着手对着我大喊:“嘿!这儿!”



我像疯了一样向那里飞奔而去,生怕那只是海市蜃楼。



进了,越来越进了,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狂喜,正如有人给我说:“嘿,知道吗?你成了最富有的人,无论是精神还是金钱上。”一步之遥,我摔倒在沙滩上,无助的伸长了手,狼狈的连滚带爬。要是换在平常我一定会受不了,但现在我不在乎。



那艘船渐渐模糊,像恶作剧班的失踪了,就在我眼前活生生的消失了??!我颓然而无助的趴在地上呜咽起来,要是不进那座教堂,不发现这片海,我或许还能多撑一阵子,但这么强烈的心理落差几乎将我所有的防线都击垮。“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心死”。我本就不是一个坚强的人,能苟活这么久,够了。我知足了。



明显的感觉生命在渐渐消失,这一刻,终于来了。我沉沉的永久的沉睡过去。



再次醒来的时候,就是时间回溯到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之时了。至于现在?万物归原,等待新生。



濒临空白的时间需要无尽的轮回来充实,我只不过是这轮回间一粒渺小的细沙,也只能在下个轮回来临前好好地活着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全文 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